• 中国东盟贸易额2020年或破万亿美元 中国赴东盟投资加速
    来源:财新网    时间:2017-08-14

      中国已连续8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,东盟连续6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

      2017年是东盟创建50周年,近年来,中国与东盟的双边经贸互动不断深化。截至2016年,中国已连续8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,东盟连续6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。中国与东盟的双边贸易额,也从1991年的近80亿美元,增加至2016年的4522亿美元,增加近56倍。双方累计投资额从1991年的5亿美元,增至2016年的1779亿美元,增加近355倍。2016年双方人员往来突破3800万人次。2017年中国大陆公民赴境外旅游的1.22亿人次中,就有1980万人次是到东盟国家旅游。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境外游客来源地。

      据中国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1月至7月,中国和东盟贸易额达到2770亿美元,其中中国对东盟的出口为1535亿美元,进口则为1235亿美元,分别同比增长9%和22.3%。

      “2015年和2016年,整个国际市场环境都不是很好,受此影响,中国和东盟的贸易在过去两年出现小幅回落。不过,从今年上半年开始,这一趋势得以反转,转为增长态势,且增速相当可观。” 商务部研究院亚洲研究所副所长袁波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    8月上旬举行的第50届东盟国家外长会议发布的联合公报指出,东盟将争取到2020年,实现与中国的贸易额达到1万亿美元的目标。

      尽管在投资存量方面,东盟对华投资累计额仍然领先,但中国对东盟的投资已加速反超。据商务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5月底,中国和东盟双向投资额累计超过1830亿美元,其中东盟对华累计投资达1080亿美元。但近年来中国对东盟投资增长加速。2015年,中国对东盟直接投资流量首次突破百亿美元,达146.04亿美元,是东盟当年对华投资的两倍。

      谈及中国对东盟投资不断增加的原因,袁波表示,这是一个多年累积以及不断增长的过程。主要原因包括:中国和东盟自贸区的建立、“一带一路”的项目推进,以及在国际产能合作背景下,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对外转移。

      中国对东盟投资主要集中在新加坡、印尼、老挝、缅甸、柬埔寨、泰国、越南等国。近年来,包括柬埔寨、老挝、缅甸和越南在内的新东盟成员国——也即“CLMV国家”与中国的经贸联系发展相当迅速。在柬埔寨和老挝,中国已成为其最大的外资来源国。

      在贸易方面,越南于2016年首次超过马来西亚,成为中国在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今年1月至7月,中国和越南贸易额为613亿美元, 在所有东盟国家中排第一。

      “相比其他东盟国家,‘CLMV国家’更加依赖中国资金和对中国出口。”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研究员伯杰(Blake Berger)向财新记者表示,中国目前正在这些国家开展包括大坝和铁路等各类基建项目,这意味着中国对这些国家的投资将会进一步增加。

      在袁波看来,“CLMV国家” 能吸引中国投资,也受益于其毗邻中国及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优势。

      美国企业研究所(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)的亚洲经济问题学者史剑道(Derek Scissors)则向财新记者表示,中国在这些新东盟成员国家的投资情况各异,不能一概而论。比如,中国对柬埔寨的兴趣已长达几十年,而在老挝,中老铁路项目的推进标志着两国合作进入新阶段。

      据袁波介绍,中国对东南亚国家的投资十分多元化,已覆盖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制造业和电力、燃气、煤气及水的生产供应,采矿业、制造业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建筑业、金融业、农、林、牧、渔、交通运输、仓储业以及科学研究、技术服务业和地质勘查业等多种行业。其中,中国对东盟制造业投资遍布东盟十国。而伯杰则认为,中国在东南亚的基础设施投资,实际是近年来新出现的现象。他认为,中国和东南亚整体更突出的是产业链条上的分工合作。

      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方面,作为“泛亚铁路”一部分的中老铁路和中泰铁路目前都在稳步推进。老挝政府已于7月间召开会议,要求该国各部门采取措施,确保中老铁路建设和老泰铁路第二阶段项目按期推进。而泰国政府也于7月宣布已批准中泰铁路一期工程曼谷到呵叻的工程预算。

      “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,将为未来中国和东盟经贸合作创造更好的环境。”袁波表示。

     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教授Barry Desker表示,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(RECP)的推进,更多国家实施开放市场及减少监管的举措,将有效降低成本并促进跨境贸易,东盟和中国贸易将持续增加。

      不过,Barry Desker指出,东盟国家最大的挑战在于,如何与中国达成更好的协议,使得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,令更多来自东南亚的企业产品和服务进入中国。

      不过,中国和东南亚的经贸合作,也仍受到南海问题等区域内地缘政治气候的影响。关于这一问题,伯杰表示,无论对于东盟还是中国,其实都存在一种矛盾心理。“每个东南亚国家都有着各自关切。比如,就南海问题,越南与柬埔寨及老挝就存在不同诉求。对于中国而言,一方面,希望和东南亚国家保持更紧密的经贸联系,但同时也主张维护自身领土主权。”

      史剑道则认为, “东南亚国家在等待,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能够得到多少好处。如果好处足够大,他们将在领土问题上和中国立场靠的更近,但如果利益太小,他们则可能寻求美国帮助,以抗衡中国。”

      谈及当前中国投资在马来西亚引发的争议,伯杰表示,这其实与马来西亚国内政治局势有关。在马来西亚的选举中,反对党常指责执政党利用来自中国的资金达到个人目的,而非造福普通大众。不过,据他观察,关于中国资本和当地政坛之间的争议,主要只局限在马来西亚,并未在其他东南亚国家出现。

      在史剑道看来,中国企业参与海外投资的一个问题是,他们往往延续在中国国内的思维惯性,在海外寻找项目或投资时,一般总先寻找该国的政府领导。但是他建议,“更好的做法是,要同时将社区和普通消费者利益考虑在内,对此中国企业应该作出更大努力。”

      伯杰认为,中国和东盟的经贸合作将是大势所趋,而经济合作将有利于减缓主权和安全领域的争议。“尽管经贸和安全无法完全分开,但加强经贸联系,将有利于降低各方敌对姿态。”

      在8月6日举行的中国和东盟10国外长会结束后,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形容,这场会议气氛十分积极友好,与会的外长们一致同意,中国和东盟要打造更高水平的战略伙伴关系,构建更为紧密的中国-东盟命运共同体。王毅还说,东盟积极回应了中国针对下阶段中国-东盟合作提出的七大倡议:包括规划双方战略伙伴关系“2030年愿景”、实现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同东盟互联互通规划的对接、加快中国-东盟自贸区升级成果落地、加快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(RCEP)谈判,共同引领区域一体化进程等等。

     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王毅表示,在他和东盟10国外交部长的会议中,“我感受到的是10个外长都显示出了积极的姿态,包括在南海问题上,都充分肯定了这一年来我们共同努力取得的宝贵成果,都认为应该珍惜当前南海积极、向好的势头。应该说,南海局势较一年前已经确实有了看得见、摸得到的进展。”